业界传真

央企公司制改制正进入倒计时

信息来源:深圳热线    发布日期:2017-11-29

  发改委近日确定31家国有企业纳入第三批混改试点范围。同时,国家和地方层面的混改基金正加速集结。中国证券报记者获悉,一个规模达上千亿的国家级混改基金目前正在积极筹备中,有望于明年上半年成立。该基金将由大型央企联合其他所有制投资人组建,民营资本将作为投资人参与其中,国资持股有望降至50%左右,从源头上实现混合所有制。
  业内人士指出,三批试点企业共计50家,表明混改突破势头初步形成,下一步将重点推动三批试点任务落地见效,加快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性经验。各类混改基金的加速集结,将充分利用市场力量,为新一轮国企混改注入活力。
  央企混改发力
  作为混改的基本前提,央企公司制改制正进入倒计时。
  中国铁路总公司所属18个铁路局日前已完成公司制改革工商变更登记,19日正式挂牌,标志着铁路公司制改革取得重要成果。下一步,中国铁路总公司将指导铁路局集团有限公司加快建立适应新体制要求的运行机制,推进资产资本化、股权化、证券化改革。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18日完成公司制改制,企业名称变更为“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航天科工由全民所有制企业改制为国有独资企业。
  中国石化管道储运公司近日完成公司制改制,公司名称变更为“中国石化集团管道储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完成公司制改制是混改、资产证券化等一系列改革的前置条件。”中国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李锦表示,改制完成后,央企将全面步入公司制时代,将有利于促进企业真正成为市场经济的主体,推进企业建立高效灵活的市场化经营机制。
  近期,央企混改尤其是石油石化领域混改进一步发力。华创证券预计,油气领域混改或成为第三批央企混改重中之重。
  中国石油集团电能有限公司(简称“中油电能”)7日在大庆油田正式成立。据了解,中油电能申请纳入国家第三批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单位,并确立了重组、改制、上市“三步走”发展规划。
  中海油近日表示,正研究制定相关方案,加快混改步伐,有望在年内出台混改方案。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近日表示,正在推进资产上市计划,将在未来3-5年内在所有业务领域引入混合所有制改革和战略投资者。
  南瑞集团董事长奚国富近日表示,在混合所有制改革和员工股权激励方面,南瑞集团计划年底形成初步方案,争取将国电南瑞的混改和员工持股工作进入发改委、国资委的混改试点项目。
  混改向地方国企扩围
  地方国企混改也全面加速。
  截至9月末,95家北京市属国企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引进非公有资本200.31亿元。2016年12月以来,先后批准6家试点企业进入首批员工持股试点企业名单。
  深圳明确,市属国资系统全面推进系统混改工作,2019年基本完成商业类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做到应改尽改、能混尽混。
  截至目前,混合所有制企业占上海市国资委直接监管企业比重为68.5%,整体上市或核心资产上市企业已占竞争类产业集团总数2/3。
  哈药股份近期公告称,哈尔滨市国资委积极推动哈药集团有限公司混合所有制改革相关工作,正与相关方就整体方案进行磋商。
  李锦认为,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将由央企向地方国企扩围,混改重心下移很明显。地方国企因为大部分属于竞争性领域,有利于混改加快推进。目前,上海、广东、江西、山东、山西、辽宁等在内的省市都在出文件、作部署,地方国企混改南北呼应、上下联动的局面将形成。
  混改基金群注入活力
  随着混改提速,从中央到地方,混改基金群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阳煤集团和梧桐树资本联合出资成立的阳煤产业基金8日举行签约仪式,将重点围绕阳煤集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并购重组等方向进行投资,以资本力量助推本轮阳煤混改的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为山西国企混改提供重要示范性经验。
  近期,深圳市提出,下一步市属国资将积极推进打造以混合型并购基金为牵引,构建天使基金、创投基金、产业基金、并购基金、母基金等涵盖企业发展全生命周期的国资基金群。力争至2020年,市属国资基金群规模超过5000亿元(撬动社会资本比例超过50%),其中国资改革与战略发展基金总规模达到1500亿元(母基金500亿元,撬动专项产业子基金1000亿元),创投基金管理规模超过2000亿元,特色产业基金规模超过1500亿元。目前,深圳市属国资基金已超过180只,基金群总规模超过2700亿元,实际投资金额超过1200亿元。
  8月,由国调基金与国富资本共同发起成立的首只市场化专向国企混改子基金——北京国调混改投资基金在京成立。据了解,国富资本未来还将在深圳、上海、西安打造多个混改子基金,以推动地方混改进程。
华创证券认为,基金作为专业化团队管理市场化项目的代表,具有权责与利益统一、强调风控、硬指标考核业绩等优点,有助于提高国有企业效率低下的现状。同时,国资基金化能够解决企业资金来源、产业和资本对接等问题,减轻国有企业包袱,有利于国有企业完善公司治理结构,保持长期健康稳定发展。基金化形式的存在,使得国企回报率、效率以及带动就业等一系列提升,对于重塑国企投资回报机制、深化混改“破局”具有重要意义。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