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传真

新时代如何高质量运营国有资本

信息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发布日期:2018-01-12

  如何在国有资本投资公司与国有资本运营公司(简称“两类公司”)中,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如何推动两类公司的高质量发展,是新时代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亟待破题的热点。

  笔者认为,除了在互联网、支付业和智能机器人领域,已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上市公司和名列前茅的“独角兽”外,列入国有资本经营授权体制改革的两类公司,是最接近世界一流企业的大国重器。而高质量发展两类公司尤其是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其中关键性的抓手是提升国有资本运营领导力。

  三类资本运营的定位与难点

  首先应弄清国有资本与国有资产的基本概念和异同。其相同点是都属于全民所有的财产,计量形式都是货币;不同之处在于,国有资本是全部以货币形式表示价值,表现为投入,运行方式是以动态为主,因为资本的本性是运动的;而国有资产是以“货币+实务+无形价值”表示,其运营要从管方向、管流转、管收益、管安全四个方面,满足以管资本为主的国有资产监管要求,表现为产出或积累(财富)。国有资产是相对静态的,其增值保值是由国有资本运营效率决定的。

  国有资本、国际资本和民营资本是中国资本的有效组成,但三者在功能定位、运营和领导上各有不同、各有难点(见图表)。

  两类公司异同点比较

  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新一轮国企改革的全新尝试。

  央企层面:从诚通集团、中国国新率先启动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试点,到国投、中粮、神华、宝武、五矿、招商局、中交、保利等多家央企试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

  地方国企层面:各地国资委也陆续启动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试点。据不完全统计,全国范围内已公布的地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已超过50家。其中,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或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超过30家。未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将进一步扩容。

  国有资本运营公司与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具有四个共同点和四个不同点:

  四个共同点:第一,都是国家授权经营国有资本的公司制企业,代表国家行使出资人的职责;第二,都是落实政府关于国有资本发展战略的实施载体,以国有资本的保值增值为目标;第三,强调以资本为纽带的投资与被投资的关系,在投资管理、公司治理、职业经理人管理、管控模式、考核分配等方面,突出市场化的改革措施和管理手段,大力提升国有经济的活力、控制力和影响力;第四,都是涉及到国家安全的重要机构,将采用国有独资的形式。

  四个不同点:国有资本运营公司的功能定位是以资本运营为主,运营对象是持有的国有资本(股本),包括国有企业的产权和公司制企业中的国有股权;管控模式主要按财务管控方式管理控股和参股企业,不深入参与控股和参股企业的日常经营;设立目标是推动国有资本合理流动,改善国有资本的分布和质量,提高社会资源效率,推动国有资本在运作中的增值;发展方式侧重于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通过兼并或分立,成立合资公司,培育上市公司、产权转让置换等开展股权运营,行使股权管理权利,在资本市场通过资本运作有效组合配置国有资本:国资有进有退,但侧重做“减法”和“变现”。

  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功能定位是以产业资本投资为主,主要投资实业,以投资融资和项目建设为主;管控模式主要按战略管控方式管理控股企业和参股企业,对日常经营进行监管;设立目标培育产业竞争力,将若干支柱产业和高科技产业打造成为优强民族产业,推动国民经济结构优化调整;发展方向侧重于政府引导纠正和弥补市场失灵,通过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融合,提高国有资本流动性,实施国家对经济的引导,实现政府特殊的公共目标,侧重做“加法”和“投资”。

  三大风险

  国有资本运营存在着三大风险。

  汇率风险面临着三大压力:美元汇率走高将加大货币市场紧缩性压力; 2018年人民币汇率单边大幅上升或贬值的可能性不大,双向浮动特征引起的压力较大;贸易顺差收紧,基本面转折加大汇率调整压力。

  流动性风险面临着三个增大:国际金融市场浮动对行业流动性影响增大;汇率对流动性风险影响增大;我国企业流动债务与GDP占比上升速度增大,目前是几个部门中杠杆率最高的。

  剩余风险存在着三个重点:实体经济企业不良贷款大规模爆出,是首要关注的重点;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需重点关注;在各种风险调整后,剩余风险除了经济与计算外,还要重点关注科技风险。

  新兴技术破坏成熟商业模式的可能性极大,而且这种概率在增加。技术颠覆能带来重大转型机遇的同时,也在许多领域造成逐渐演变的破坏。技术变化给风险格局带来乘数效应。

  除了以上三大风险之外,国有资本还面临人工智能技术、生物技术、能源技术、分布式账本技术、地质工程技术、互连传感技术、神经技术、新计算技术、空间技术、虚拟和增强技术十项科技发展带来的潜在风险。新兴技术破坏成熟商业模式的可能性极大,而且这种概率在增加。

  三大陷阱

  国有资本运营还面临着三大陷阱。

  国际陷阱:政治风险,2018年欧美将有10个国家或经济体面临议会选举或大选、领导人的更替带来多重变化;以及政策风险,各国保护主义政策等。

  金融陷阱:地方债务平台违约陷阱、影子银行表外陷阱、交互金融隐形陷阱可能对央企改革与资本运营造成伤害。

  民营陷阱:从昔日陨落的民营资本家族企业(如德隆系等),到快速扩张的泛海系等,民营资本的面目不清、隐性问题、债务纠纷与违规经营等,随时可能成为国企混改和并购重组的陷阱。

  “三期并存”与“两大场景”

  三期并存:国有资本运营方式从注重数量型向高质量型发展的重要转折期;国有资本运营监管从管企业向管资本为主的关键过渡期;国有资本运营目标从提升核心竞争力向培育全球竞争力世界一流企业迈进的重要机遇期。

  两大高质发展场景:共享性——全球领导力的商业体验场景。包括重构未来商业模式、构建资本多赢体系、引领多领域产业变革、创造共享经济崭新世界。颠覆性——全球领导力的智能化创新场景。包括资本的智能化、资产的数字化、资金的一体化、资源的集约化。

  两大转型

  从实业到金融。首先,是从央企集团到国有资本运营平台的转型,即国有资本经营形态的转型;其次,改组后公司的主业为开展资本运作,需要更加注重国有资本的结构调整和价值增值,同时会重组整合和剥离部分原有业务,加大对关系国家安全、国计民生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领域的资本投入。

  从产业集团到控股集团。国有资本运营平台是国有资本经营性质的转型。此类集团改组后,国有资本经营性质发生了转型,从产业集团转变成控股集团。

  高质量资本运营领导方略

  国有资本高质量资本运营应采取以下十个方略:

  确立一个垂直赶超的国有资本运营发展目标。5-10年创造世界一流中国品牌。

  建立一套高质运营的指数体系。2018年提出包括领导力、资本、战略、市场、人才、品牌在内的全球竞争力六大要素。

  形成一条国有资本运作的黄金法则:三优法则(优秀的资产+优秀的人才+优秀的操作)。

  培育一批融会贯通的国有资本高端人才团队。内生养成集团资本运营领军人才、专业人才与管理人才。

  塑造系列国有资本运营文化。秉承原有文化的核心,根据企业新的功能定位,提升企业文化,增加资本运营的文化特质。

  创新一个国有资本运营商业模式。市场化运作、管控、激励的机制与制度。

  开拓一个国有资本配置资源的全球市场。建立全球资本市场运营与全球IFC网络、“一带一路”合作网络与联营体。

  确立一套国有资本运营监管体系与行为指南。包括国有资本运营四大功能的全面风险管理、内部控制体系及行为规范指南。

  编制一套国有资本运作技术标准。包括定价标准与技术、并购重组标准与技术、股权和资本管理标准。

  研发一组具有高度影响力、深度整合力的四化(国际化、市场化、商业化、集约化)拳头商品。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