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传真

长三角国资监管加快转向“管资本”

信息来源: 经济参考报    发布日期:2018-03-08

  经济总量占全国1/5左右的长三角地区,是我国市场化程度最高的区域之一。虽然苏、浙、沪在国资总量、结构和布局上有不小差异,但充分发育的市场经济,使得长三角区域的国企改革呈现出一些共同特点:上市公司数量位居全国前列,借助资本市场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国资的证券化率不断提高;率先在国内开展国有资本投资和运营公司试点,推动国资监管从“管企业”向“管资本”加快转变。
  坚持公众公司导向 借助资本市场推进混改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浙江有上市公司414家,总量居全国第二;江苏有上市公司381家,总量居全国第三;上海有上市公司275家,总量居全国第五。
  在苏、浙、沪的千余家上市公司中,国企占了相当大的比例。这也使得坚持公众公司导向,借助资本市场推进混改,成为长三角国企改革的一大特点。
  拥有近18万亿元资产,占全国地方国资委监管企业总量1/5的上海,近年来利用要素市场齐全的优势,推动企业走公众公司道路。目前,整体上市或核心资产上市的企业,已占上海竞争类产业集团总数的2/3。员工持股企业累计338家。混合所有制企业占上海国资委直接监管企业的比例分别为:总户数68.5%、资产总额86.4%、营业收入88.9%、净利润93.4%,成为上海国企中最有活力、最有实力、最有发展潜力的部分。
  江苏国资委表示,2017年以上市为主要途径推动国企混改。按照上市一批、储备一批、培育一批的要求,江苏省对国有企业优质资产和优势业务板块进行全面梳理,在推动国企实现IPO上市的同时,积极支持企业利用已有的上市公司平台,通过并购重组等方式实现核心业务上市,有条件的实现集团整体上市。
  资本市场公开透明的特点,可以使国企在通过上市进行混改时,有效防止国资流失。同时,上市也提高了国有资产的流动性。“从相对固化的国有资产,到非常灵活的国有资本。国有资产流动性的增强,会提升整个经济体的活力。”上海国企改革发展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负责人周道洪说。
  抓好国资运营平台试点 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
  国有企业上市,国资证券化率提高,为“管资本”提供了良好条件。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国务院国资委改革办副局长周巧凌认为,这样的表述再次强调了国资监管应加快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
  “随着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深入,未来国有企业将更多以混合多元的形式存在。一个企业的国有股占多大比例可以称之为国有企业?在实践中将变得更加难以界定。但对资本而言,国有与非国有的界限是十分清晰的,也很好判断。”周巧凌说。
  在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的过程中,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发挥着重要作用。
  2014年,为进一步深化国企国资改革,上海市确定上海国际集团、国盛集团为上海两大国资运营平台。为推动国际集团、国盛集团战略转型,上海构建了“以股权运作为核心”的制度体系。三年来,上海国际集团完成了金融企业的纵向整合,如浦发银行与上海信托、国泰君安与上海证券、中国太保与安信农保等。国盛集团完成了产业集团的横向重组,如上海蔬菜集团与光明食品集团、上海建材集团与上海地产集团等。
  统计显示,目前上海两大平台公司已经持有价值800亿元左右的股权,有效运作盘活200亿元左右的资金,投入战略性新兴产业建设以及部分民生保障工作。这些运作,有的通过协议转让,有的通过二级市场交易,也有的通过发行可交换债以及ETF基金,操作方法日趋灵活。
  今年2月,浙江省能源集团、交通集团获批开展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工作。这是继去年初组建浙江省国有资本运营公司之后,浙江省深化国企改革的又一重要举措,也是推动国资监管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的又一突破。
  浙江省国资委企业改革与发展处相关负责人认为,在“国资监管机构—国资投资运营公司—经营性国企”三层国有资产管理架构体系中,国资投资运营公司是承上启下的重要环节。国资运营公司不是“第二国资委”,并非直接监管国有企业,而是以股东的角色出现,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和增值。
  服务区域创新驱动战略 与央企产生“共振”效应
  科技创新,是高质量发展时代的第一动力。在创新驱动方面,长三角地区精彩纷呈:上海正在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江苏重点推进苏南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继杭州之后,浙江的宁波、温州高新区也获批建设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
  服务区域创新驱动战略,长三角地区的国企发挥着重要作用。
  “企业是创新的真正主体,国资委的主要工作是营造鼓励创新的良好氛围。”上海国资委相关负责人说,在国企的考核和业绩评价方面,上海国资委出台了“三个视同和一个单列”政策,把研发投入、创新转型和境外收购创新资源的投入,视作年度考核的利润或者单列。
  统计显示,最近三年中上海国资系统累计对30家企业的340亿元研发投入在经营业绩考核中视同利润,在经营者任期考核时,加大对创新评价考核的比重,一般企业创新考核比重提升为30%,对转制科研院所提升为50%。同时,国资委把国资收益当中1/3以上的资金用于鼓励企业创新活动,撬动企业进一步投入以及带动社会资本的投入。
  “在创新导向下,上汽集团已全面覆盖混合电动、纯电动、燃料电池三条技术路线。与阿里合作推出的荣威RX5,成为互联网汽车的标杆。”上汽集团副总裁陈德美表示,瞄准汽车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共享化的发展趋势,上汽集团不断加大研发投入,引领企业创新转型。
  通过体制机制方面的变革,江苏省推动国有资本向着科技创新、战略性新兴产业等领域加快集聚。其中,仅国有创投机构江苏高科技投资集团就累计投资700多家企业、助推逾百家企业在境内外上市、借壳或并购重组。据该集团投资管理部负责人介绍,在其已投资的企业中,80%以上是创新型中小企业。
  在民营经济大省浙江,杭氧集团等一批国企通过技术创新,在许多领域实现重大突破。浙江省国资委表示,浙江国企通过引进外部科技资源、整合自身资源、参与科研院所重组改制以及省属企业抱团创新,建立产业集群创新联盟,着力构建科技创新体系。
  地方国企的创新,还和央企产生了“共振”效应。去年8月,国务院国资委和上海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推进央企深度参与上海全球科创中心的建设。现场签约20多个项目,投资总额超过了2200亿元。这些项目的落地,将对上海全球科创中心建设产生很大的推动力。



相关附件: